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

持續翱翔60年不停的滑翔機,原來是這樣打造的



鄧愛林,我已經有一年沒有寫鄧爸爸日記了。本來以為,你升上了小學後,我會有更多時間去工作和發展我的事業;但想不到,要輔助你日常功課,指導你默書、測驗和考試,竟然可以消耗我和媽媽這麼多時間。

不過,值得安慰的是,在上學期家長日,鄭老師說:「愛林的成績很好,全班考第一;全級也是頭幾名。」你媽媽聽到老師這麼說,表情就好似除夕倒數到最後3秒,忍不住高興了,「3...2...1...」,砰嘭!整張臉也開始放煙花。雖然她身體沒有動;但意識應該已向我擁抱過來,然後在課室飄來飄去,按捺不住要馬上和我慶祝這個大好日子。

鄧愛林同學,當你知道自己是全班第一後,我覺得你整個人也充滿了自信。對,就是這種感覺,我不怕你驕傲,因為這是值得驕傲的,你要給我好好記住這個感覺。就是這種感覺,救了你爸爸很多次!

爸爸跟你一樣,小學一年級第一次考試,已經考第一。我和你有點不同,你有爸爸媽媽做補習老師,你的第一是你努力學習得來的;而我沒有父母督促,亦不及你勤力,我這個第一,是靠小聰明輕易得到的。

單靠小聰明而從來沒有努力,去到三年級我便由第一跌到去考第十一。我當時的確有點不開心,想起一年級時的威風,就很不甘心:「我以前做得到,我之後都做得到。」我開始努力,在六年級時,我再次考上頭三名。

六年級成績好,自然就獲派Band 1中學。升上中一後,我就大吃苦頭了,因為我要面對的,是全港之前六年級時成績都很好的學生。中一時,全班42人,我考第37。我真的怕名次排我之後的同學會退學或留級,到時我就會考倒數過來的第一了。

中二的時候我成績仍然不太好。不過,我再想起小學時的威風,又很不甘心:「我以前做得到,我之後都做得到。」結果,中三時,我進步了20名,由第37,考上去第17。中四的時候,我集中精力在中文科,結果中文科考上全班第一。

去到加拿大讀書第一年,因為英文不好,經常被同班的鬼仔同學笑。曾經嘗過勝利的感覺,永遠都忘不了。最後英文科要寫一篇《Of Mice and Men》文學作品的分析,我得到全班最高分,所有同學都搶著要看我的論文,看看一個平時很少說話的中國人,為什麼會比他們高分。從此,沒有人敢再笑我。

一年級考第一名的力量真的很大。

十幾年前,我把所有積蓄,投資開了一間茶餐廳,結果全部的錢都虧蝕了。我同自己講:「我以前做得到,我之後都做得到。」竟然真的可以東山再起。之後經營過幾個不同行業,隨著時代的巨輪起起跌跌。原來,我除了第一次輕易地考到第一之外,有很大部份時間,我都在挫折中打滾。

人生中,你一定會經歷失敗。但其實不用害怕失敗,因為失敗往往能讓你看清楚真正適合自己的道路,幫你修正前往未來的路徑。問題是,如何令自己從失敗的底谷中走出來。

我的人生就好像滑翔機。無動力滑翔機的起飛往往要靠其他動力助推,比如從高空斜坡往下出發。我草根出身,沒錢、沒家底、沒父蔭,靠的就是小學一年級時,考上了第一名的助力。我相信自己,相信「以前做得到,之後都做得到」。

你要知道,從高空斜坡往下出發,最後是不會直插谷底的。在飛行原理上,當滑翔機找到一股上升的熱氣流,就能「像老鷹那樣」急速騰空。所以,在空中的過程中,要全靠飛行者的技術,通過方向操縱在空中尋找上升氣流,一旦能找到上升氣流,你便又可以繼續翱翔了。

人生,總有高低起跌,鄧愛林同學,好好地記著今次勝利的感覺,這就是上升的熱氣流,在你未來的60年職場或事業生涯中,它可以帶你離開谷底。



2017年12月6日
Read Comments

2017年1月1日 星期日

希望每天也能睡午教



爸爸讀中學時,很喜歡一齣日本動畫《聖鬥士星矢》,你的英文名Athena,或多或少也是因為我喜歡希臘神話而得來的。《聖鬥士星矢》裡面的雅典娜(Athena),有88位以星座為稱號的聖鬥士,並以雅典娜女神為旗號,明顯是以希臘神話為主要格調。

以前中學年代思想較幼稚,喜歡《聖鬥士星矢》主要是喜歡故事裡面的聖衣,幻想自己也可以有一套。現在喜歡《聖鬥士星矢》,就是喜歡裡面的宗教觀,當中除了希臘神話之外,其他宗教或神話的元素也十分重,可以說那是融和各派之後而生的一個新神話背景,尤其引人注目的是現代處女座聖鬥士沙加(Shaka),竟然是釋伽牟尼佛陀轉世,講及六道輪迴,天神、人類靈魂轉生等等。

愛林,我絕對沒有提倡怪力亂神之意。由於我沒有任何宗教背景,所以我比較可以溶入一個純創作的世界觀。我只是想告訴你,在這個世界上,有很多個宗教:佛教、基督教、天主教、道教、伊斯蘭教,多不勝數,因為繁多,偶會出現爭論與矛盾,所以我們應該要學會尊重別人的宗教。

宗教信仰是一種精神寄託,每個人對宗教都有選擇的自由。有選擇的自由,當然也可以反對,但是反對不等同詆毀,要理智、互相尊重及包容,創造和諧社會,詆毀的言論只會引起別人反感,貶低你在別人心目中的價值。愛林,你現在是爸爸的女神,如果我為你創辦一個宗教,會不會太過狂妄?

哈哈,要創辦一個宗教談何容易?說說笑罷了,因為我只是一個普通的爸爸,不會什麼洗腦的手段。我記得90年代有一齣電影《鹿鼎記》,天地會總舵主陳近南對韋小寶說:「讀過書明事理的人,大多都已經在清廷裡當官了。所以我們要對抗朝廷,就要用一些蠢一點的人。對付那些蠢人,就絕對不可以跟他們說真話,必須用宗教的形式來催眠他們,使他們覺得所做的事情都是對的。『反清復明』只不過是個口號,跟『阿彌陀佛』其實是一樣的。」

很多宗教都存在洗腦的爭議,對於宗教來說,均不同程度地存在洗腦,導人反智。有些宗教一直反對人類有獨立思想的能力,最好不要想太多,有事就交託給其所屬宗教的神,因為神是所有東西的主宰!不要問,只要信!老實說,我覺得不要問,只要信,是有福的。信你愛的人的話,就不要去質疑他,你不信的話,你會活得很辛苦的,永遠在自己的質疑中活著。所以,當你還未決定去相信的時候,你就要不斷地提出疑問,提醒自己究竟在追求著什麼。

愛林,如果你去研究中世紀西方的歷史或文化時,宗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。宗教的歷史更可說就是歐洲中世紀的歷史,因為中世紀所有一切都和宗教有密不可分的關係。因為宗教的權力和影響力非常大,所以中世紀除了不斷發生政教鬥爭外,更有不同大大小小的平民和教會衝突。

中世紀時宗教就是政治,就是不可動搖的權力。因為某些科學理論和宗教教義背道而馳,產生矛盾,所以當時很多科學家受到打壓和迫害,性命不保。時至今天,不少科學家信教,也有不少科學家不信教。科學是對世界的一種解釋,科學可以是科學家的信仰。宗教是對世界的一種解釋,不同的宗教有不同的解釋,宗教是信教者的信仰。

的確,在這世界上,還有很多東西也未能用科學去解釋。所以有些有信仰的科學家,會將其覺得可以用科學方法解釋的部分,交給科學;同時將他不能用他所用的科學方法解釋的部分交給宗教。爸爸不信任何宗教;我也不是科學家。不過,爸爸希望你日後如果要追尋信仰之前,不管是什麼宗教,也先學習科學。因為科學講求理性和邏輯。信仰並不一定要屈服於邏輯。

爸爸最不希望你盲目地去相信任何一個宗教。某程度上,宗教是一種精神寄托,有些人為擺脫社會困境、心理困境、自然困境的精神轉移,是主觀世界對超自然力量的精神依靠,給無奈、無助、無知的人們打開了一條可以釋懷的思想通道。人的情感有時是非常脆弱的,在強大的誘惑,震驚,恐懼面前往往容易喪失理智,喪失最基本的判斷能力。在云云宗教裡,邪教就最會利用人性的弱點,來達到控制人們思想的目的。所以,請答應爸爸,不要在自己心靈軟弱時相信任何宗教。

每個人都有選擇信仰的權利,這才叫自由。即使一個佛教背景的人,在一間天主教學校讀書,他都應有保持自己信仰的權利;同樣道理,一個沒有任何信仰的人在一間道教學校讀書,最後也不一定要相信道教。愛林,我不知道你長大後會不會是爸爸的同道中人,如果我不相信任何宗教,請你也不要免強我。同時,你要記住,用智慧去建立你自己的信仰,不要被信仰左右你的智慧。

不要以為我沒有信仰,我除了信自己,我還時時想返一個教會:希望每天也能睡午教。

2017年1月1日
Read Comments

2015年10月27日 星期二

兩把水槍驗IQ



鄧愛林,本來爸爸今朝有工作要趕著完成,不過卻很想把這件有趣的軼事記下來。工作永遠做不完;但是事情會忘記,所以還是決定寫下來。

你拿了兩把水槍進來我工作的房間,說要送一把給我。我先拿起黃色的,發覺水槍的保險開關壞了。我再拿起藍色的檢查一下,保險開關正常,可以鎖著扳機,按不出水來。雖然我知你平時常常拿著黃色的玩;但為了防止你在家亂玩水槍,弄濕家電,所以我要了黃色,把藍色的給你。

你拿了藍色的出去;不久,你便拿著水槍回來。我以為你會說:「水槍壞了。」;但你卻說:「藍色的是大人用;黃色的是小朋友用。」你刻意把水槍「用不到」的事實隱瞞,想騙我和你換槍。鄧愛林,如果你是天才,應該可以發現保險開關的竅門;但即使你不是天才,應該也不會是個笨蛋,因為你是一個小滑頭!

小聰明是一把雙刃劍,運用得好,它能令你事半功倍;但若然不當使用,亦可能會傷到自己。

2015年10月28日

Read Comments